新极限码皇论坛

文章来源:中国科学技术大学    发布时间: 2019-05-31 00:24  【字号:      】

新极限码皇论坛

  原标题:招投标领域的“猫腻”,原来这么多……

  明招暗定,围标串标,联标卖标……近日,《中国纪检监察报》的一篇文章,对发生在江西省鹰潭市妇幼保健院的一起招投标舞弊案件作出了详细报道。尽管文章的描述对象,仅是一起事件,但是,招投标领域的种种“猫腻”,却在这一场招投标中得到了充分的展现,个中细节令人触目惊心。

  鹰潭市妇幼保健院的这桩公案,还要从2016年说起。2016年3月,江西省鹰潭市妇幼保健院新院项目进行公开招标。该项目建设单位为市卫健委,具体实施单位为市妇幼保健院。项目招标代理机构为江西省某招标代理有限公司鹰潭分公司。当时,谁也没想到,这个小小的妇幼保健院项目,竟然会牵出一大串的问题。

  2016年7月,保健院项目获中央预算投资2500万元,但因项目进展缓慢未按要求动工,该款项于2017年7月被省发改委收回。从表面上看,这似乎是一起“流标”事件。但是,这样一个公共卫生项目,拖延一年未能动工,怎么看都不正常,于是,在鹰潭市纪委监委的介入调查之下,其中内幕逐渐被揭露了出来。

  

  鹰潭市纪委监委调查发现,原来,这项工程光在图纸设计环节就花费了半年多时间。令人疑惑的是,设计图纸数易其稿,却通不过图纸审查,着实让人觉得蹊跷。

  原来,在保健院工程设计项目中,在招投标的第一环——确定招标代理机构就出现了问题。据江西省某招标代理有限公司鹰潭分公司经理陈辉交代,为了取得该项目招标代理权,他找到有关领导给市妇幼保健院打招呼。在取得代理权后,为感谢这位领导的帮助,他又与该领导介绍来的吴荣兴进行了“沟通”。

  陈辉、吴荣兴联手后,业主单位市妇幼保健院、招标代理机构和吴荣兴三方共商,通过量身定制招标文件排除竞争对手。用行话来说,这种做法,可谓是最典型的“围标”。后来,一家同样参与了投标的浙江企业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在当时,我们感觉有人在暗箱操作,便放弃了投标。” 

  

  然而,令人惊讶的是,如此明目张胆的围标行为,竟然十分轻松就得以顺利过关,监管体系在整个过程里竟然完全失灵。原来,在本项目中,市招投标办公室负责招标文件审核的工作人员饶成,因经常审核该代理公司的招标文件,与之建立了“良好”的关系,每次都能得到300至500元的咨询费,于是对文件中设置的加分内容“高抬贵手”,最终让陈辉和吴荣兴一伙人顺利得逞。

  此外,在一些地方,投标人大肆借用资质进行“串标”“联标”,中标后再“卖标”牟利,也已成为政府投资项目招投标中的潜规则。鹰潭市纪委监委工作人员在市妇幼保健院项目建设工地走访发现,现场施工人员几乎都是本地人,该工程的实际施工方并不是中标企业,而是鹰潭邻近地区的一名个体承建商黄初才。而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正是因为中标者转包了业务,依靠“卖标”实现了“空手套白狼”。

  面对《中国纪检监察报》的采访,鹰潭市的调查人员告诉记者:评标是招投标至关重要的环节。打点关系、“勾兑专家”是干扰评标最常见的手法。所谓的打点关系,主要是通过发放各种名义的技术咨询费,与监管部门、业主单位的工作人员培养感情。“勾兑专家”则是通过内部渠道获得专家姓名、单位及联系方式后,再与专家建立“伙伴”关系,在标书内容中进行“记号标记”形成利益共同体。

  

  那么,为什么这些不法分子,可以轻易“勾兑”到评标专家呢?这又涉及到了评标专家自己的问题。事实上,有一批评标专家,不仅对自己的工作毫无敬畏,还将政府赋予他们的使命当做了敛财的工具。评标专家往往建有专门的微信“业务群”,每次只要涉及招投标工程评选,就会在群里相互交流。一些不法分子也能混迹其中,第一时间获知消息。在评标专家眼里,哪些公司在围标可谓一目了然,但为了几千元钱的好处,他们却从不说破,甚至主动配合。

  事实上,鹰潭市妇幼保健院的这起案例,绝非什么罕见的个例,而是招投标领域舞弊乱象的一个典型代表,折射出的是许多结构性的问题。

  2018年1月发布的十九届中纪委二次全会工作报告明确要求,“要紧盯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着力解决工程招投标等方面的腐败问题”,重拳治理的信号不可谓不明确。完善的招投标制度,是保证公平竞争、避免权力寻租和防治腐败的重要手段。预防工程建设招投标中腐败行为是一项任重而道远、复杂的系统工程,既涉及到制度建设,又涉及到行业风气。对此,招投标领域的监督人员,还需加强对招投标业务及相关政策的学习研究,加强对各类招投标舞弊行为的灵敏嗅觉,依法及时监督到位,防止公帑成为某些人碗里的“肥肉”。

  

  



(责任编辑:钦黎明)

专题推荐